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蝇王》:一群孩子的危险游戏,现实从不在乎你是否成年

2020-03-10 点击:694

东西方文化与人性的最初设定有着不同的偏向。西方文化特别强调人性恶的设定,其后是各种文化体系。中国文化的最初背景特别强调人性善,这与西方文化有很大不同。

所谓的“荒岛生存”模式是指当一群人离开这个社会群体,到达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时,人们之间的一系列应对措施和不断变化的关系。

让我们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蝇王》》为例,具体分析当三种观点都没有形成时,面对突如其来的荒岛生存模式,人类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一群青少年被使用的原因主要是为了解释当他们第一次到达一个陌生的环境时,他们的状态是自然的,并且在外部世界中没有形成固有的思维模式。这更有利于探究人性和人类社会形成的原因。

(1)无约束的世界

这个故事是以一群被困在荒岛上的人为背景的。与美国电视剧《迷失》的复杂情节和背景不同,《蝇王》的背景是一群被困在荒岛上的孩子。最大的是青少年,最小的只有五六岁。他们的船静悄悄的,他们被困在一个荒岛上。

从最初的恐慌中,他们很快发现这个岛是一个没有成人的世界,这对孩子来说肯定是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没有成年人,就意味着没有约束。在失去约束的同时,这也意味着你失去了外部援助,只能依靠自己。

经过片刻的兴奋,孩子们发现这个地方真的是一个荒岛,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这时,最先出现的两个人是两个人,他们将争夺孩子们的领导权。

拉尔夫拿起一只海螺,像吹号角一样吹着,所以孩子们从四面八方围在拉尔夫身边。面对这个又高又大的孩子,大多数人都同意选择成为这个团体的领袖。

当孩子们看到拉尔夫平静下来,悄悄地把螺丝钉放在他的膝盖之间,用平静的眼神看着一大群人时,他看起来如此不同,气氛慢慢地改变了,整个人群开始听到这样的声音:

“选择他,拿螺丝钉,”“选择螺丝钉的头,”“拉尔夫!拉尔夫!”

拉尔夫的名字慢慢出现在人群中,然后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喊着拉尔夫的名字。一切似乎都进行得很完美。

但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孩子表现不同。这是杰克,他是唱诗班的领导。岛上最初的混乱引起了许多孩子的困惑,但在杰克的领导下,合唱团仍然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尊严。

杰克很自然地成为了唱诗班的领袖,但是当人们欢呼拉尔夫这个名字时,很明显选举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人们更喜欢带螺丝的高个子孩子。拉尔夫最终成为了孩子们的领袖,但是拉尔夫和杰克之间的矛盾被埋葬了。

当人们面对陌生而可怕的环境时,聚集成了人类基因中最容易被揭示的东西。正是通过不断的合作,我们的原始祖先一步一步地从动物中出现,并慢慢地走上食物链的顶端。这种集体合作模式的惰性已经深深植入我们的基因。

领导人当选后,下一件事就是分配任务。根据他们的年龄和实际情况,孩子们被分成几个小组,原来的唱诗班肯定不能再唱诗了,所以他们被分配了一个重要的任务,打猎。

正是这项任务将彻底改变杰克,并深深影响唱诗班的每一个人。

(2)面具的魔力

为了在打猎时更好地隐藏自己,杰克熟练地使用了不同颜色的颜料。他想伪装自己,就像许多原始部落的伪装一样,他们的脸上布满了色彩。没人预料到他随意的举动会慢慢改变一切:“他把一张脸颊和一个眼窝涂成白色,另一个涂成红色,用木炭从右耳根部到左下巴画了一条黑杠。

杰克第一次看到自己站在水边,也吓了一跳,但他很快接受了自己的外表,在水边大笑起来。他真实的情感隐藏在面具下。现在他变得嗜血而狂躁。所有的羞耻正在慢慢消失。面具下的杰克变得可怕了。

在面具的帮助下,杰克的狩猎队开始变得残忍。他们以血腥和残酷的狩猎为乐。在面具下,狩猎队的每个人都开始改变。面具似乎有一种魔力,可以把它们变成另一个人的魔力。当他们藏在面具下的时候,他们不再是他们自己,一旦人们不再是他们自己,许多事情就会变得狂热,甚至他们都无法相信。

他们用木棍把猪头戴上。杰克命令人们把猪头举到篝火旁。他们决定把猪作为礼物送给岛上可怕的怪物。虽然没有人亲眼见过这个怪物,但每个人还是很害怕。狩猎队包围了篝火,疯狂地唱着简短而整齐的歌曲:“杀死野兽”。割断你的喉咙。血迹。

事实上,疯狂的情绪完全被持续的歌唱点燃了。这些单词根据英语原文押韵。一系列押韵的短词很容易说。这群蒙面人开始变得疯狂。最后,他们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当一个叫西蒙的独生子跌跌撞撞地走进他们的圈子,他们一起唱歌跳舞的圈子时,西蒙被所有人当作野兽攻击了。他们用石头打他,用牙齿咬他,好像西蒙才是真正的怪物。最后,西蒙死了,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杀了人。

这种情节不是作者的想象。在人类的真实历史中,处于狂欢状态的疯子会做很多疯狂的事情。在古希腊传说中,巴德俄耳甫斯无法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因为他失去了他的爱人。在庆祝狄俄尼索斯的狂欢节上,当女祭司看到俄耳甫斯坐在石板上无动于衷时,她被激怒了,于是他们疯狂地用石头砸死了他,把他的身体撕成碎片,并把他的头和竖琴扔进了河里。

岛上的孩子们从来没有想到他们有一天会变得如此残忍,但他们在面具下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识,他们都陷入了集体无意识状态。

戴面具不仅意味着字面意义上的无耻,还意味着广义上的无耻。打猎的孩子不再是面具控制下的孩子。他们最终做了一件几乎毁了一切的事情。

(3)高估的理性

当杰克带领狩猎队狩猎和献祭时,孩子们的领袖拉尔夫正在做更重要的事情。他不断地分配和协调资源,而且他一直坚持一件事,那就是点燃篝火。他们希望篝火能吸引过往船只的注意,让他们自救。

那么篝火必须被人们观看,而且收集柴火也需要能量。但目前最需要的是人力,尤其是狩猎,这是他们的主要食物来源。这时,习俗和资源分配之间的差异开始出现。拉尔夫主张继续燃烧篝火,而杰克则主张放弃篝火,全力以赴打猎。

这个问题其实有更好的解决方法。这是一个估值问题。猪肉的价值很高,但篝火却无法估价。人们清楚地知道篝火很重要,但是因为他们不能被他重视,潜意识里他们总是认为猪肉更重要。

当冲突出现时,不难看出谁会赢得更多的支持:当美味的烤肉端上来时,很少有人能抵挡住“眼前利益”的诱惑,篝火马上变成了一片冰冷、无害的景象。

我们不能嘲笑孩子们的短暂时光。事实上,他们自己也是人。我们总是高估我们的理性思维,忘记了感性思维总是牢牢地控制着我们。

庄子讲述了几千年前的变化和变化。猴子宁愿改变也不愿改变。这是他们在他们面前看到的。这种情况在人类社会中一直存在。我们很难发现这种现象。只有当别人说得很清楚时,你才能意识到你犯了一个多么可笑的错误。

然而,情感思维和面具的结合最终导致了一种无法控制的局面。杰克伏击了拉尔夫的营地,拿走了唯一能生火的玻璃杯。在接下来的谈判中,他无情地杀死了拉尔夫的队友皮吉。起初,小猪不可能死,但狂热的杰克已经参加了这么多补考。

拉尔夫开始像野猪一样被猎杀。当拉尔夫确信狩猎队真的想自杀时,他非常害怕。当意识到崩溃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拉尔夫闭上眼睛,准备下跪求饶。突然,世界变得安静了。拉尔夫想象的事情没有发生。

原来森林大火引起了附近快艇的注意。当拉尔夫慢慢睁开眼睛时,他发现一名海军军官站在他面前。军官看了看乱糟糟的拉尔夫和不远处的猎人。他认为他们在玩一些游戏,而那场打算烧死拉尔夫的森林大火是孩子们发出的求救信号。

这时,拉尔夫突然意识到一切都结束了。突然间,所有的情感涌上他的心头。拉尔夫开始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最后,岛上所有的孩子都哭了。每个人都在绝望地哭泣,希望忘记这一切。然而,有些人死了,但无法复活。

这本书的结尾是古希腊戏剧的典型范例。当人类的悲剧无法再结束时,上帝出现了,所有的问题都很容易解决。

Summary: 《蝇王》是一部充满象征意义的小说。在这个故事中,孩子从最初的纯真到最终的狂热追求,每个看过的人都会表达出深深的情感。我们甚至不能批评谁,因为他们就是我们自己。

虽然这是一部空中小说,但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真实的。事实是,你会完全把它当作已经发生了。它们没有发生,但它确实发生了,在过去、现在和未来,在什么时间和什么地方。

仙女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lyhuwei.com 技术支持:仙女山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