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王孟源:应对这一严重公共健康问题 建议开征果糖冷饮税

2020-02-12 点击:1348

为什么美国的肥胖人口在减少脂肪摄入的同时迅速增加?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人的平均卡路里摄入量确实在增加,但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的食物一直很丰富。为什么直到1980年它才吃得越来越多?2006年发表在《Obesity》杂志上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即使婴儿在六个月大的时候也有超重的趋势。现代婴儿食品中比以前有更多的成分吗?

研究新陈代谢的研究人员回去测试“一卡路里等于一卡路里”的假设,发现它大致正确,只有一个例外,果糖。

果糖是三种小分子单糖之一;另外两种分别是葡萄糖和半乳糖。我们吃的碳水化合物主要是淀粉,淀粉是由许多葡萄糖单元串联组成的多糖。蔗糖是由一半果糖和一半葡萄糖组成的二糖。淀粉和蔗糖进入人体消化道后,会迅速分解成单糖组分,然后被肠道吸收。葡萄糖是所有人类细胞最喜欢的能量来源,只有20%会被输送到肝脏转化为糖原以备不时之需。果糖没有直接用途。100%的果糖必须作为毒素被肝脏降解(这一比例甚至高于乙醇的80%)。一些果糖被转化为柠檬酸盐,然后通过血液输送到人体脂肪细胞进行“从头脂肪生成”(自体脂肪合成指人体代谢系统将其他分子转化为脂肪的过程)。另一部分是尿酸,一些胆固醇和游离脂肪酸(FFA)是血脂和肝脏脂肪的来源,它们被减少以促进心血管疾病。

为什么人类新陈代谢系统会进化出如此特殊的对普通营养素的处理方法?正如我在《猿类的起源》中所讨论的,大型灵长类动物(即类人猿)最初在2600万年前在东非进化。2100万年前,非洲板块与欧亚大陆相连,猿类进入西欧和南欧。一千七百万年前,地球气候变冷,季节性食物短缺,因此在秋季有必要增肥和积累脂肪。水果是猿类秋季的主食,富含果糖,所以猿类进化出代谢途径,尽可能将果糖转化为体脂,并丧失了降解尿酸的能力。这是因为尿酸具有触发这些育肥机制的功能,所以其副作用如痛风和高血压只能被容忍。后来这只猿回到非洲,成为猩猩和人类的祖先。我们还继承了这个增肥循环。不仅如此,我们舌头的味觉感受器也特别喜欢果糖,果糖的甜味是蔗糖的173%,是葡萄糖的2.5倍。

因为人体在遇到果糖时只想增重,所以它不能用作细胞的燃料,也不能像其他营养物质一样抑制Ghrelin(刺激食欲的激素),也不能像葡萄糖一样触发胰岛素(控制血糖的激素,也有抑制食欲的作用)。大量果糖甚至可以诱导下丘脑抵抗瘦素(一种产生饱腹感的激素)和肌肉细胞抵抗胰岛素。前者永久增加食欲,而后者阻碍肌肉燃烧葡萄糖的过程,使部分葡萄糖也转化为体脂,使育肥更有效率。

最初,美国人消费的果糖主要来自水果,限量(每天不到20克),并混合有非常有益的纤维和维生素,这对健康有积极的整体影响。然而,1966年,一位日本生物化学家发明了一种能将玉米淀粉转化为果糖的酶。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引进了这项技术,并开始工业化大规模生产高果糖玉米糖浆(HFCS)。玉米糖浆的价格仅为蔗糖的1/2甚至1/3,因此很快获得市场份额,并使加工食品制造商非常乐意在饮料和食品中添加大量甜味。就在1982年之后,他们不得不降低加工食品中的脂肪含量。为了弥补可口性,最便宜、最简单和最有效的方法是添加玉米糖浆。结果,美国人消耗的果糖量急剧上升,1994年达到每人每天55克,2008年达到73克,其中大约一半来自冷饮(36.5克果糖,相当于20盎司苏打水)。例如,零售版的可口可乐(即罐装或瓶装)几乎所有的卡路里都来自HFCS-55(含55%果糖的玉米糖浆),而快餐店的饮料机使用更甜的HFCS-65(含65%果糖的玉米糖浆)。

前面提到的果糖代谢研究遭到既得利益者的反对和干涉。他们特别喜欢购买大量的学术论文来提供对他们有利的“证据”。正如烟草业反驳吸烟对呼吸道的影响,石油业的资助也引发了人们对二氧化碳排放导致的全球变暖的怀疑,美国饮料协会(前称国家软饮料协会)和玉米提炼者协会一再引用他们资助的研究来否认果糖和肥胖之间的关系。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其214页的报告中微弱地增加了“考虑限制含糖饮料摄入量的建议”,此后,美国饮料协会的一名研究人员冲了出来,声称糖是碳水化合物,而不是脂肪,因此众所周知,糖有利于减肥。

但是到2010年,即使有数百份可疑文件发出的噪音,加工食品和冷饮中含有的果糖已经成为肥胖和代谢综合征的主要原因。这些疾病(尤其是糖尿病)的爆炸性增长给有责任心的学者带来了强烈的紧迫感。因此,2010年3月10日,030,100,有一篇论文专门研究含糖冷饮征收营业税。人们发现,在美国市场征收18%的冷饮税可以使人口平均体重减轻2公斤。后来的几项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远离欧洲的匈牙利是第一个采纳这一提议的国家:自称“非自由民主和非自由放任民主”的欧尔班维克托,在重新掌权后不久,于2011年征收了冷饮税。墨西哥被美国列为最肥胖的灾区,2013年紧随其后。美国最早的冷饮税在2014年底通过了加州伯克利的市议会。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九个城市收集了它。如果我们放眼全球,共有19个国家已经立法征收冷饮税。除了英国、澳大利亚和其他饮食文化与美国相似的国家之外,另一个渴望征收冷饮税的群体是西亚和南亚的穆斯林国家,包括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马来西亚,由于炎热的气候和宗教禁令,这些国家的人均冷饮消费量是世界上最高的。巧合的是,他们也遭受着世界上最严重和最广泛的糖尿病流行。

东亚国家的肥胖症远没有美国和墨西哥普遍,所以糖尿病应该是轻度的。然而,不同种族之间的代谢功能存在差异:黄种人相对不容易发胖,但很容易患糖尿病。上图显示了中国人口中糖尿病患者百分比的演变历史。可以看出,2008年这一比例接近10%,高于2015年的美国。

在这里我列出了更新更详细的数据来比较中国和美国的糖尿病疫情:根据疾控中心2015年的统计,美国有3030万糖尿病患者,占总人口的9.4%,其中2310万(占总人口的7.2%)已经确诊,720万(2.2%)尚未确诊。此外,8410万成年人处于糖尿病前期,占成年人口的34%。

疾控中心计算出糖尿病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为每年3270亿美元,其中包括医疗费用和工时损失。我没有找到中国的相应数据,所以我做了自己的估计:考虑到人口和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差异,假设一个相似的比例,我每年可以得到1884亿元人民币。美国制药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几乎是中国的三倍(6.23%)。假设中国治疗糖尿病的成本也降低了近三倍,糖尿病对中国经济的拖累每年至少为6520亿元人民币。

每年损失6000多亿元人民币,1亿多人及其家人患病,以及疫情迅速恶化,使得糖尿病成为一个首要的公共卫生问题,甚至比几年前的烟雾问题还要严重。然而,对果糖和冷饮征收销售税实际上对减少排放和轻松增税是件好事。我强烈建议中国大陆和台湾对玉米糖浆和含糖冷饮征收100%的销售税。这是一项难懂易做的政策。现在学术结论非常明确,实际政策的可行性已经得到许多国家的事先验证,这对国民经济和国民健康有很大影响。我希望本文能够引发公众的认识和讨论,从而进一步使国内专业医学研究者得到媒体的关注,发出共同的声音,促进正确政策的早日实施。回到搜狐看更多

仙女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lyhuwei.com 技术支持:仙女山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