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玉屏首个主动摘牌的贫困群众如今咋样了?

2020-02-01 点击:1665

秋天的玉屏,环顾四周,收获后的旷野,充满了栗色,呈现出收获的喜悦。勤劳朴实的玉屏人卷起袖子,卷起裤腿,推着犁耕机,正忙着翻土过冬。

刘云刚,新店镇沙水坪村村组的村民,勤劳、勇敢、乐观、坚决,是广大侗族人民继续奋斗的真正典范。2017年9月初,在一次村民小组会议上,刘元刚在驻地干部、村三委和群众代表面前正式提出主动退市。结果,他的家庭也成为玉萍第一个自愿退市的档案立管家庭。

在这个干净温暖的侗族乡的影响下,玉屏的穷人通过自力更生和政策援助,脱下了贫困的帽子,一个接一个地撕掉了落后的标签。当时,东乡掀起了一股自愿脱贫脱帽的浪潮,为玉屏脱贫致富注入了巨大的动力。

时间是一个公平的法官,它可以检验内心的公平。一年多以后,作为玉屏县第一个主动退市的立委家庭,生活现在是如何变化的,夹杂着一些疑惑和期待,笔者走进刘元刚的家采访了他。

深秋的清晨,雨后,让人觉得有点冷。天一亮,作者就来到刘元刚家,第二次见面。他们少交换了几分钟问候,彼此更加熟悉了。“刚吃完牛肉,想去岑巩体育馆做室内装修,工作,一天150元,不包括住宿;但是因为天气原因,我今天不能去。”看到作者,刘源直接打开了对话盒。

打开数据,看一看。再过两年,刘元刚就60多岁了。我不禁在心里颤抖。是什么力量让这个瘦小的身体存活和挣扎?他平静地告诉作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状况逐渐恶化,腿脚不如以前灵活,腰痛日益加重,几年前睡觉后可能消失的小病现在需要很长时间才勉强恢复。

几年前,刘元刚的家庭并不富裕。大女儿嫁给了贵阳,二女儿嫁给了遵义,儿子仍然较大且未婚。更糟糕的是,二女儿的丈夫的家庭陷入了经济困难。为了谋生,第二个女儿不得不把她一岁的孙女送回老太太姚金枝身边。幸运的是,刘元刚工作努力,尽职尽责。他经常去周围地区找工作。只要有工作,他就去那里。他建造桥梁、木匠和搭建外部框架。“现在它比以前更苦、更穷了几百倍。在那些食物和衣服不够好的日子里,即使人们勒紧裤带,他们也不得不交出公共粮食。有什么样的精确扶贫?”

听了刘元刚的话,我心中的疑虑立刻消失了。抬头一看,我突然发现刘元刚像一棵老槐树,站在龙江岸边,为自己的霜雪感到骄傲,从此就一直在生长。

最后,刘元刚把作者领到他的牛栏前,指着牛栏里的小牛,开心地说:“前几天我花了2400元买的。几天后,我会再找一些奶牛。当他们长大后,我可以有更多的牛仔。到那时,我不能做任何繁重的工作,在家养牛会很轻松。这也是我自己的梦想。”

走出刘元刚的房子,灰色的天空突然放晴。几只大喜鹊在路边的草丛中啄来啄去,开玩笑,有时飞得很低,有时飞得很高。不远处,一对夫妇正在教强壮的牛耕地。透过车窗,作者似乎看到了一幅美丽的农村景象,那里工业繁荣,生态适宜居住,乡村风俗文明,治理有效,生活丰富。(秦松松,秦龙)

仙女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lyhuwei.com 技术支持:仙女山新闻网 | 网站地图